嘉德罗斯正牌夫人

hello这里涯悸。主混凹凸,语吸,ut和杀戮天使。
一是名嘉吹。主食瑞嘉安雷安。没啥雷点但是拒绝ky。是一个甜饼型选手。
一个破写字的偶尔画点画,是一个拖更的老咸鱼。梦想是绑一个画手太太(梦里啥都有)
话不多说赶紧退出去看别的太太吧(不是)
头像是专丹的画。反正和他说过了嘻嘻嘻。

护。

#学pa,大学毕业典礼。嘉德罗斯跳级生。是双向暗恋,瑞嘉,注意避雷。
#梗自 @不安

大学的三年时光算不上快,也算不上慢,现在马上就要画上句号,同时也将要为新的开端和人生做准备。

今日之后,那便是新的人生了。想要说却又不敢说出口的东西,都会在今天的毕业典礼彻彻底底的画上浓墨重彩的休止符。格瑞叹了口气,将自己为数不多的物品整理整齐之后按着顺序放入了行李箱。再回头看了一眼曾经住了三年的宿舍,熄了灯。就像往年一样,不同的是再也不会回来而已。

毕业典礼并没有校规再做拘束了,所有即将毕业的人皆是盛装出席,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欢过的人面前以一副并不美好的样子给他最后的印象。除了格瑞和嘉德罗斯一如既往的休闲服装,其他人都身着西装礼服。就连校内闻名的“雷狮海盗团”也不例外。

格瑞向来是没有兴致参加这种舞会的,只不过是想到嘉德罗斯也会去就顺了他发小的意一起参加了。找了个并不是那么引人注目的角落,寻找着混人群里嘉德罗斯。

“格瑞,找什么呢?”

熟悉声音兀的从旁响起,格瑞低头喝了一口手中牛奶后才开口道“没什么。”嘉德罗斯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晃了晃手中易拉罐装的啤酒,一副兴致盎然模样开始问他今后打算,略圆的包子脸上有点微红,大概是有些醉了。

“喂喂格瑞。你毕业了之后想去哪?”

“你呢。”

嘉德罗斯倒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反问,稍稍愣了一愣,仰头灌下一口酒。大概是酒精壮胆的缘故,他沉默顷刻突然凑近格瑞的脸开了口。一字一顿,语出惊人。

“我想跟你走。”

格瑞看着他徐徐生辉金色眼眸。突然的,想要亲吻他。

亲哪里是一个问题,捧起他的脸颊,或者手臂从后颈绕过去,微微抬起。只要稍稍一低头就能够触碰到他的嘴唇,然后在那之上细细摩挲。

太敷衍了,亲吻是一件多么神圣和庄严的一件事情。

这和以示礼貌在女性手背落下的吻是不一样的。格瑞低头亲了嘉德罗斯的前额。不知在那本书看到过,亲吻额头的不带任何情欲的吻。一切嗤之以鼻的观点却在遇见嘉德罗斯之后逐渐崩塌。缓慢而庄严的拨开他前额碎发,看着他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勾了勾嘴角。

要知道,除了“想守护你”之外,还有“比爱更深”这样的誓言。

“好。”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