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罗斯正牌夫人

hello这里涯悸。主混凹凸,语吸,ut和杀戮天使。
一是名嘉吹。主食瑞嘉安雷安。没啥雷点但是拒绝ky。是一个甜饼型选手。
一个破写字的偶尔画点画,是一个拖更的老咸鱼。梦想是绑一个画手太太(梦里啥都有)
话不多说赶紧退出去看别的太太吧(不是)
头像是专丹的画。反正和他说过了嘻嘻嘻。

困倦。

#瑞金,微雷安。校园现代pa。
#年迈文手回归。





金在平时一直都很有精力,总是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迎接每一天。但唯独在数学课的时候瞌睡连连。尤其是到了夏天,老旧的电风扇在头顶上旋转制造出微弱的风,不时发出嘎吱响声,不由得让人觉得它随时会掉下来。蝉鸣在窗外不断,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金的头搁在双臂上,数学课本倒放着堪堪挡住做遮掩,睫毛耷拉着却又挣扎着想要睁眼。眼下淡微的黑眼圈明显喻示他昨夜定是熬了夜。格瑞有些无奈,毕竟他从来琢磨不透他发小脑子里所想的种种,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导致如此困倦。不过仔细想来他除了体育课似乎便没有什么课不打瞌睡也只得放弃了叫醒他的念头。

夏天着实让人提不起什么认真听课的兴致,饶是格瑞自己也无法集中注意力去仔细听讲。其他同学已经七扭八歪的纷纷倒在桌上,讲台上的老师讲课也愈发敷衍,其中一道题跳过了好几步关键步骤,不作过多解释便草草结束。全班基本上都已经开始自顾自做自己的事,只有安迷修戴着眼镜,一本正经的在笔记本上记录。坐他身旁的雷狮时不时的给他捣个乱,为了不影响课堂秩序安迷修隐忍怒气揉了揉眉心,小声呵斥让他住手。雷狮自觉无趣的嘁了一声,而后低下头刷起了自己的手机。

还有一段时间才下课,格瑞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停下笔,将金面前摇摇晃晃的书本扶稳防止他被数学老师发现。大抵是从小便有些宠他惯了反倒没有叫醒他。


那就容许他睡这么一会儿。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