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罗斯正牌夫人

hello这里涯悸。主混凹凸,语吸,ut和杀戮天使。
一是名嘉吹。主食瑞嘉安雷安。没啥雷点但是拒绝ky。是一个甜饼型选手。
一个破写字的偶尔画点画,是一个拖更的老咸鱼。梦想是绑一个画手太太(梦里啥都有)
话不多说赶紧退出去看别的太太吧(不是)
头像是专丹的画。反正和他说过了嘻嘻嘻。

安莉洁自戏。安迷修生贺。(旧设安莉洁)

——他剑尖所指之向,太阳从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升起★

#千字预警。

这是以砖石和痛苦铸造的大教堂。

我可以看见他们脸上的苍白之色和口中所谓奉信真主的话语。他们已经在台阶上不吃不喝跪了三天。就算我再如何悄悄给他们塞粮食和水,他们只是坚定的摇摇头,复而继续低头祷告。

这是规则。

穷苦人若是想要成为神的信徒,那一群老头便作下所谓名为“为了考验你对神的忠诚”的规定,强行让那些穷人放下执念。当然偶尔也会收下一些,以便不让人们真正的放弃,不过是假惺惺的仁慈罢了。一副丑恶的嘴脸。

嗤,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捞油水和显得他们很仁慈的机会。还一套一套的大道理向各个地方流传。若是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又哪里会有贫穷与富贵之分。

我在离开教堂之余仔细的打量了跪着的人,他们嘴唇干裂,面色苍白,双眼布满血丝,双手却还是虔诚的合十,口中喃喃些什么。不用猜就能够知道定是向神祈祷的话语。

“你在对他们干什么!”

他一双翠绿色眸子里带着一股难言的怒气,不顾三七二十一便冲我质问为何要让那些人长跪不起。被人误会我也是不恼,直视人双眸。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让他们跪的?我不过是一个孤孤单单的女生,我哪有那么大能力让他们跪着?”

他似是被我说的一时语塞,估计他看到人跪着而我正好就在旁边看着误会了我,这一身满满的正义感一看就是初进城还不懂规则的家伙。他的脸上一副尴尬的神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冲我开口。

“啊啊抱歉小姐,我只是看到那么多人跪着……如果您有什么需求的话,在下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

这是我与他的初遇。

与他相处的时间长了就会越来越发现他是个笨蛋,常常有些事情弄巧成拙还自以为很讨女生欢心。明明修女们脸上礼貌性的微笑那么容易看出一副尴尬神奇,他却好似看不到一般与我侃侃而谈他做的善举和他的经历。我不解与为何他要帮助那么多人,明明什么也得不到,凑近他的脸庞疑惑发声。他被我突然靠近的举动引的脸红,支支吾吾一阵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移开与我对视的目光

“因为骑士道是我所坚持的道义啊,就算得不到任何回报,在下也会竭尽全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的。”

不过说实话,他的经历倒是足够吸引我。

不论是他所居住的雪山上的风景还是他一路上所见到的人间世事更加坚定了我想要离开这个教堂的念头。我想出去,我想要自由,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向他倾诉了所有,在他讶异的目光中缓慢道出这个教堂的腐败以及我想要离开的愿望。他的低下头思考了片刻,随即向我单膝下跪,右手放置左胸上,朝我郑重承诺。

……该死。好像有点心动。

他的剑尖指向刚刚升起的太阳,带着我一跃而下那囚禁我多年的金丝笼,身后追兵步步紧逼,我只是搂紧了他的颈脖,朝着我所希望之处奔去。

对我来说,只要能确定你我在这一刻的存在就够了。

安         迷         修。

我要以吻殺你。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