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罗斯正牌夫人

hello这里涯悸。主混凹凸,语吸,ut和杀戮天使。
一是名嘉吹。主食瑞嘉安雷安。没啥雷点但是拒绝ky。是一个甜饼型选手。
一个破写字的偶尔画点画,是一个拖更的老咸鱼。梦想是绑一个画手太太(梦里啥都有)
话不多说赶紧退出去看别的太太吧(不是)
头像是专丹的画。反正和他说过了嘻嘻嘻。

品尝。(情人节篇)

*对是打算开车的。等我写完车链接放评论区!
*所以。有人打算看吗(超小声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女装play
*大概就是情人节的车。





   一向运气不好的埃米遇到了人生之中最大的折磨。而这起因还要从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倒霉的老姐开始说起。
    “诶嘿嘿—今天咱们就来玩一个游戏,当然,男生输了就女装。”说罢眨了眨眼,语气里带着不明的阴谋感脚步往旁边一挪:“姐作为游戏主办方,当然是为大家准备了最重要的装备。”埃米看着那边一柜子的裙子,暗道不妙。“当然啦,如果你输了,姐还是很仁慈的啦。所以,输了的话,给指定的人穿—”
    于是就有了现在宛若生死抉择一般的场景。
    是要保持自己最后的倔强还是放弃。埃米欲哭无泪的望着手里那一套兔女仆装。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和其他输了的人走进更衣室。
    而艾比在埃米走进更衣室的那一刹那露出计划通的微笑,对着身后的卡米尔竖了个大拇指。
    “换好了没。”在埃米刚换好不久正在思考进来的会是谁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打开更衣室的门径直走了进来。埃米看清来人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苍天啊,所以为什么是卡米尔!?
    埃米紧张的坐在那个凳子上,更衣室的空间很大,足够容的下他们两个人还绰绰有余却保持着微妙的寂静。卡米尔淡然的撇了一眼那个紧张兮兮的人,掩饰住眼底的惊艳。将围巾往下拉了拉。
    然而还是埃米率先打破了沉默:“哎,那个。为什么是你进来啊。”卡米尔挑了挑眉,挥了挥手里的纸条开了口:“我随便抽的。也没想到会抽到你。”
    好吧他就不该问的。不过……。埃米却还是有些庆幸进来的人是卡米尔而不是别人。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站起身冲着他转了一圈:“反正都是给你看一下嘛,看过了那就好了。”却不料被人壁咚在墙上。那张脸瞬间放大了无数倍在他的面前。
    “你以为这次主题名的'品尝'是什么寓意。”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