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罗斯正牌夫人

hello这里涯悸。主混凹凸,语吸,ut和杀戮天使。
一是名嘉吹。主食瑞嘉安雷安。没啥雷点但是拒绝ky。是一个甜饼型选手。
一个破写字的偶尔画点画,是一个拖更的老咸鱼。梦想是绑一个画手太太(梦里啥都有)
话不多说赶紧退出去看别的太太吧(不是)
头像是专丹的画。反正和他说过了嘻嘻嘻。

一切都会好的

*阿涯不填坑扔完梗就跑系列(对不起我会更新的qwqq)
*寿命论,有复活场面
*自己客串自己死系列
*有ooc
*全程没chara和小花啥事(懒得写)


“嘿,你们哭什么啊。”病床上的frisk尽管两鬓苍白的不成样子,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早已数不过来,可是她依旧对病床旁的朋友们展颜微笑。alphy在undyne的怀里不断的抹着眼泪,toriel的双眼红肿,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却依旧强颜欢笑着说:“我的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你为我们做了那么多那么多了,我们大家都很爱你啊。”asgore默默的搂住toriel,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落。papyrus没了以往的活力,在人类社会的这几年,他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他们也悲伤的望着她,表达了自己悲伤。sans最为痛苦,他温柔又悲伤的注视着frisk,手紧紧的握着frisk的手,用颤抖的声音和她说话:“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看过,sweetheart,我会等你的。”frisk微笑着看着眼前的朋友们,和那个“重置”按钮,只是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我不在的时候,大家都要好好的,不要为我悲伤,好吗?大家出去一下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frisk望着窗外的天空,身旁空无一人让她充满了决心。
离去的决心。
“……你想好了。”一位医生推门而入,语气悲伤:“你真的,要离开吗。离开爱你的朋友们,离开你的爱人了吗。”frisk闭着眼,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是的,涯悸医生,请给我注射安乐死吧。我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的。”涯悸没有说话,哀伤的看着frisk,转身离去,回到自己是办公室,默默地取出了盒子里的那本书,上面写着“替换生命”。
“那么,你拿着它。”涯悸伸手给了她一个蓝紫色的眼泪宝石,握紧了口袋里的那颗黑色眼泪宝石,喃喃自语:“请允许我,用我的生命,换回她的曾经,愿她永生。”frisk没有听清,转头望向涯悸,疑惑的问:“涯悸医生,你在说什么?”这正好错过了手中的宝石发出淡淡光芒的那一刹那,涯悸微微一笑:“没什么,睡一觉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frisk闭上了眼。耳畔推门的声音已经变得遥远了起来,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frisk惊讶的望着自己变回了曾经的模样,怪物们欣喜的拥抱着她,但是护士们的窃窃私语传到她耳内:“哎,听说了吗,今天涯悸医生死了呢。”“真的吗?昨天她还为我实习期的错误掩饰呢,这么好的人怎么会突然死亡呢?”“是呀,涯悸医生死的时候桌前还放着一本书呢,叫什么"替换生命"”“诶,真是好惨啊。”frisk愣住了,推开伙伴们的拥抱,摸向口袋,那颗蓝紫色的眼泪宝石似乎代表了什么。
多年以后。
“呐,涯悸医生,多谢你了啊,大家都很感激你救回了我呢,sans甚至第一次提出要见见陌生人呢。那颗宝石很漂亮哦。”frisk捧着一束花在涯悸的墓前,讲手中的花束放在墓碑上。微笑着说:
“就像你的眼睛,璀璨夺目。”
End-
我把自己写死了也是hhhhhh,纯属虚构啊,而且sans和frisk是夫妻qwqq,然鹅我并没有什么蓝紫色的眼睛啊。将就看看啦。占一堆tag致歉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