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罗斯正牌夫人

hello这里涯悸。主混凹凸,语吸,ut和杀戮天使。
一是名嘉吹。主食瑞嘉安雷安。没啥雷点但是拒绝ky。是一个甜饼型选手。
一个破写字的偶尔画点画,是一个拖更的老咸鱼。梦想是绑一个画手太太(梦里啥都有)
话不多说赶紧退出去看别的太太吧(不是)
头像是专丹的画。反正和他说过了嘻嘻嘻。

在一切未晚(上)

*GE线,没走到底选择重置,是糖!!!
*记性比金鱼还差的阿涯也不确定里面的词是不是完全正确
*小学生文笔
*ooc有
*女福注意
*frisk自称
*弥补爸妈把手机收了这几天各位天使们等我填坑等的花都谢了的小文,我也要着手群里的活动和@十三只猫 这位和我的互相伤害,这篇也给你一个小小小的补偿吧(别打我)虽然没写完但你要相信我
看完了,那就没了(哈哈哈开玩笑的


......所以,这就是最后了吧。我终于走到了最后,望着眼前站着的,曾经是那么熟悉的朋友,现在最遥不可及,最强的的敌人。
“那么,这就是你所选择的道路了。”他没有看我,可是从他身体里由内而外发出的压迫感一点也没有少。他脖子上的红色围巾是那么的刺眼,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直都相信着我的骷髅。
一直到我杀死他的那一刻,他都还在微笑着向我伸出双手,对我说:“人类,我相信你的,我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这让我不由得心里一痛,手中的刀握的紧了紧。对面的骷髅可不像他的弟弟,他不会给我回忆的时间,阴沉冷漠的声音一字一顿传入我的耳朵:“你 这 个 杀 死 我 兄 弟 的 肮 脏 凶 手。”
是啊,我无法否认,只是再次握紧手上的刀,嘴唇上扬到耳根,发出刺耳的笑声对着他说:“所以,去和你那心爱的弟弟团聚吧!”等等,我的无法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了!我发现自己被一股力量挤出了我的身体,可是chara她却抢走了控制权。我被迫困在一个黑暗虚无的世界里,对着chara大喊:“chara!放我出去!”可是她却听而不闻,用我的身体对着sans不断说出恶毒的话语:“嘿sans,你知道吗,你那傻瓜白痴弟弟在最后一刻都对我笑着,还天真的认为我是一个好人呢,我可是一点都没有留情呢,一刀下去就变成了一堆灰尘。”sans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右眼的蓝色也开始忽明忽暗,可是“我”却依旧用嘲讽的语气对他说这每一个人的死相。“够了……你给我闭嘴!”sans的右眼发出了一道蓝色的光芒:“Today is a beautiful day outside.Birds are singing,flowers are blooming……On day's like thiskids like you,SHOUlD BE BURN IN THE HELL!”sans对我发起了第一轮的进攻,chara用我的身体狞笑着,挥舞着手中的刀按下了fight,豪无惧意的冲了上去。而我,徒劳的在黑暗的空间里劝阻,对着屏幕里的骷髅泣不成声。
明明是我的错,是我的好奇引来了这样的恶魔,可是,为什么现在却连弥补的机会都不给我。初入地下时,妈妈对我的关怀和呵护,出了废墟,骷髅兄弟对我的关心,步入雪镇,对着我笑的那么温柔的papyrus,永远不会杀死我的他,雪镇的人民在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的地下世界依旧笑的那么和蔼可亲。为我挡了一次又一次undyne攻击的怪物小孩,爽朗真诚的undyne,害羞却帮助过我的alphys,希望成为地下世界人气明星,给大家带来欢笑的mettaton。他们明明是给我带来温暖的存在,可我却因为好奇将他们化为恶魔的养分。我泪流满面的看着他们的战斗,sans把她一次又一次的杀死,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战斗让她越来越得心应手,可是在我颤抖着有些放弃的时候,sans却选择了饶恕:“heh,kid,我相信你的内心还是存在着那一抹善良的,所以,放下这一切,好吗?回来吧。”我惊讶的望着他,他的头盖骨因为持续的战斗而出现了汗水,可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和认真的样子比起来更容易相信(作者吐槽:“我觉得都很帅啊,喂打我干嘛,哇有人殴打作者啊!”)我用力的将chara挤出我的身体,在她吃惊的眼光下摁下了save,夺回了身体控制权的我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一颗,又一颗,他们都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流淌,我冲动的飞奔上前,扑住了sans,抱住他没有松开,他似乎有些欣慰的叹了口气,双手攀上我的背,在我耳边轻轻的说:“kid,see you again.”心碎的破裂声传来,我面对着界面的花~~~~~~~式吊打和那一句如果当我是朋友就别回来了这句话,我不由得苦涩的笑了笑,看着手边的继续和重置,我选择了……
好吧好吧,我可能又挖了个坑,你们也可以等等(你从10点45开始写写到现在写的什么玩意儿)好吧你们凑合看看,别打我,后面是糖的(捂脸)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