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罗斯正牌夫人

hello这里涯悸。主混凹凸,语吸,ut和杀戮天使。
一是名嘉吹。主食瑞嘉安雷安。没啥雷点但是拒绝ky。是一个甜饼型选手。
一个破写字的偶尔画点画,是一个拖更的老咸鱼。梦想是绑一个画手太太(梦里啥都有)
话不多说赶紧退出去看别的太太吧(不是)
头像是专丹的画。反正和他说过了嘻嘻嘻。

草稿一时爽勾线火葬场。私心打上了凯柠tag不要打我……!(论一个文手为什么要不好好写文偏要画画系列。)

我现在就去下回微博!!!!!!我淦!!!!!!!!

Aomine青柠:

7月7日b站萌战本战男子16B2组
来给嘉嘉拉一下票
抽奖微博链接在评论 有兴趣的可以转一下
lof这边也从热度抽5个送嘉嘉礼包
抽奖时间7月7日晚上 求转载推荐 感谢一直陪嘉嘉走下去的凹凸嘉粉了 没进的话我们一起带他回家

七月四。失恋了。

护。

#学pa,大学毕业典礼。嘉德罗斯跳级生。是双向暗恋,瑞嘉,注意避雷。
#梗自 @不安

大学的三年时光算不上快,也算不上慢,现在马上就要画上句号,同时也将要为新的开端和人生做准备。

今日之后,那便是新的人生了。想要说却又不敢说出口的东西,都会在今天的毕业典礼彻彻底底的画上浓墨重彩的休止符。格瑞叹了口气,将自己为数不多的物品整理整齐之后按着顺序放入了行李箱。再回头看了一眼曾经住了三年的宿舍,熄了灯。就像往年一样,不同的是再也不会回来而已。

毕业典礼并没有校规再做拘束了,所有即将毕业的人皆是盛装出席,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欢过的人面前以一副并不美好的样子给他最后的印象。除了格瑞和嘉德罗斯一如既往的休闲服装,其他人都身着西装礼服。就连校内闻名的“雷狮海盗团”也不例外。

格瑞向来是没有兴致参加这种舞会的,只不过是想到嘉德罗斯也会去就顺了他发小的意一起参加了。找了个并不是那么引人注目的角落,寻找着混人群里嘉德罗斯。

“格瑞,找什么呢?”

熟悉声音兀的从旁响起,格瑞低头喝了一口手中牛奶后才开口道“没什么。”嘉德罗斯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晃了晃手中易拉罐装的啤酒,一副兴致盎然模样开始问他今后打算,略圆的包子脸上有点微红,大概是有些醉了。

“喂喂格瑞。你毕业了之后想去哪?”

“你呢。”

嘉德罗斯倒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反问,稍稍愣了一愣,仰头灌下一口酒。大概是酒精壮胆的缘故,他沉默顷刻突然凑近格瑞的脸开了口。一字一顿,语出惊人。

“我想跟你走。”

格瑞看着他徐徐生辉金色眼眸。突然的,想要亲吻他。

亲哪里是一个问题,捧起他的脸颊,或者手臂从后颈绕过去,微微抬起。只要稍稍一低头就能够触碰到他的嘴唇,然后在那之上细细摩挲。

太敷衍了,亲吻是一件多么神圣和庄严的一件事情。

这和以示礼貌在女性手背落下的吻是不一样的。格瑞低头亲了嘉德罗斯的前额。不知在那本书看到过,亲吻额头的不带任何情欲的吻。一切嗤之以鼻的观点却在遇见嘉德罗斯之后逐渐崩塌。缓慢而庄严的拨开他前额碎发,看着他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勾了勾嘴角。

要知道,除了“想守护你”之外,还有“比爱更深”这样的誓言。

“好。”

困倦。

#瑞金,微雷安。校园现代pa。
#年迈文手回归。





金在平时一直都很有精力,总是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迎接每一天。但唯独在数学课的时候瞌睡连连。尤其是到了夏天,老旧的电风扇在头顶上旋转制造出微弱的风,不时发出嘎吱响声,不由得让人觉得它随时会掉下来。蝉鸣在窗外不断,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金的头搁在双臂上,数学课本倒放着堪堪挡住做遮掩,睫毛耷拉着却又挣扎着想要睁眼。眼下淡微的黑眼圈明显喻示他昨夜定是熬了夜。格瑞有些无奈,毕竟他从来琢磨不透他发小脑子里所想的种种,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导致如此困倦。不过仔细想来他除了体育课似乎便没有什么课不打瞌睡也只得放弃了叫醒他的念头。

夏天着实让人提不起什么认真听课的兴致,饶是格瑞自己也无法集中注意力去仔细听讲。其他同学已经七扭八歪的纷纷倒在桌上,讲台上的老师讲课也愈发敷衍,其中一道题跳过了好几步关键步骤,不作过多解释便草草结束。全班基本上都已经开始自顾自做自己的事,只有安迷修戴着眼镜,一本正经的在笔记本上记录。坐他身旁的雷狮时不时的给他捣个乱,为了不影响课堂秩序安迷修隐忍怒气揉了揉眉心,小声呵斥让他住手。雷狮自觉无趣的嘁了一声,而后低下头刷起了自己的手机。

还有一段时间才下课,格瑞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停下笔,将金面前摇摇晃晃的书本扶稳防止他被数学老师发现。大抵是从小便有些宠他惯了反倒没有叫醒他。


那就容许他睡这么一会儿。

安莉洁自戏。安迷修生贺。(旧设安莉洁)

——他剑尖所指之向,太阳从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升起★

#千字预警。

这是以砖石和痛苦铸造的大教堂。

我可以看见他们脸上的苍白之色和口中所谓奉信真主的话语。他们已经在台阶上不吃不喝跪了三天。就算我再如何悄悄给他们塞粮食和水,他们只是坚定的摇摇头,复而继续低头祷告。

这是规则。

穷苦人若是想要成为神的信徒,那一群老头便作下所谓名为“为了考验你对神的忠诚”的规定,强行让那些穷人放下执念。当然偶尔也会收下一些,以便不让人们真正的放弃,不过是假惺惺的仁慈罢了。一副丑恶的嘴脸。

嗤,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捞油水和显得他们很仁慈的机会。还一套一套的大道理向各个地方流传。若是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又哪里会有贫穷与富贵之分。

我在离开教堂之余仔细的打量了跪着的人,他们嘴唇干裂,面色苍白,双眼布满血丝,双手却还是虔诚的合十,口中喃喃些什么。不用猜就能够知道定是向神祈祷的话语。

“你在对他们干什么!”

他一双翠绿色眸子里带着一股难言的怒气,不顾三七二十一便冲我质问为何要让那些人长跪不起。被人误会我也是不恼,直视人双眸。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让他们跪的?我不过是一个孤孤单单的女生,我哪有那么大能力让他们跪着?”

他似是被我说的一时语塞,估计他看到人跪着而我正好就在旁边看着误会了我,这一身满满的正义感一看就是初进城还不懂规则的家伙。他的脸上一副尴尬的神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冲我开口。

“啊啊抱歉小姐,我只是看到那么多人跪着……如果您有什么需求的话,在下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

这是我与他的初遇。

与他相处的时间长了就会越来越发现他是个笨蛋,常常有些事情弄巧成拙还自以为很讨女生欢心。明明修女们脸上礼貌性的微笑那么容易看出一副尴尬神奇,他却好似看不到一般与我侃侃而谈他做的善举和他的经历。我不解与为何他要帮助那么多人,明明什么也得不到,凑近他的脸庞疑惑发声。他被我突然靠近的举动引的脸红,支支吾吾一阵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移开与我对视的目光

“因为骑士道是我所坚持的道义啊,就算得不到任何回报,在下也会竭尽全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的。”

不过说实话,他的经历倒是足够吸引我。

不论是他所居住的雪山上的风景还是他一路上所见到的人间世事更加坚定了我想要离开这个教堂的念头。我想出去,我想要自由,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向他倾诉了所有,在他讶异的目光中缓慢道出这个教堂的腐败以及我想要离开的愿望。他的低下头思考了片刻,随即向我单膝下跪,右手放置左胸上,朝我郑重承诺。

……该死。好像有点心动。

他的剑尖指向刚刚升起的太阳,带着我一跃而下那囚禁我多年的金丝笼,身后追兵步步紧逼,我只是搂紧了他的颈脖,朝着我所希望之处奔去。

对我来说,只要能确定你我在这一刻的存在就够了。

安         迷         修。

我要以吻殺你。

凯莉自戏了解一下。(其实是雷狮生贺文)

#千字预警。耶
#雷凯。恶言相向,ooc致歉。
#缉毒凯x毒贩雷。



手指轻敲吧台,手旁放着一杯红酒,眼神佯装不经意扫过正在舞池之中大肆扭动身体舞蹈的男男女女,店内昏暗的灯光之下不知掩盖了多少旖旎之景,手指轻搅脸颊旁的一缕发丝,目光注意到门口进来的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为首者头上白色头巾甚是引人注目,小声朝其中戒指开口。

“目标:狂雷。已出现在视线内,情报暂确无疑。计划照常行动。”

舌尖微舔上唇,为了此次行动不被认出,特地学着学生模样带着木讷的圆框眼镜,浅蓝色水手服,扎着高高的单马尾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带着红酒装作一副初来乍到模样好奇的东张西望,“不小心”撞上人把红酒悉数泼至人洁白衬衫,顺势倒在地板,眼中划过一丝慌乱,连忙起身弯腰向人连连道歉。

“抱歉,抱歉,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显然他身旁的金发属下是个耐不住的性子,挥着拳头也不管尊重女性这一套便一副想要打我的模样。内心暗暗吐槽这人估计是没有什么脑子,面上还是一副惊慌失措模样巍巍缩缩。

“佩利,安静。”

一个男声从旁响起,很好,目标已经注意到我了,一切还能按照计划进行。他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仅仅是这几秒的功夫手心也不免出了几分汗——对方可是雷狮海盗团的为首人物,在权利和感知力方面无疑是上上等。伪装必然是要做到底不能露出破绽,作为头号缉毒犯一个不小心搞不好还是会丢了性命的。

毕竟和这家伙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他似是毫不在意的从我身旁走过,我却清楚的听到了他在我耳边丢下的一句话。

“一点整。后方深巷。我会独自一人而来。”

啧,被认出来了吗。瞳孔骤然缩小,倒也不愧是洞悉力过人的他,心下怀疑他叫自己前去有何意图,终是咬咬牙作出决定。

“伪装已被识破,计划变更。”

在约定时间之前早已到达约定地点,闭目养神靠在斑驳石砖墙,听闻脚步声于是睁开眼,面前便是一张放大的脸,心下一惊,猛然抬脚向人踢去被轻松拦下,双手被人狠狠摁在墙壁,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人吻住双唇,抗拒的用虎牙咬破人下唇,血腥味在口中弥漫的滋味着实没有那么讨人欢喜,毫不畏惧直视人双眸,不管在何方面都不愿输给对方,包括这个深长的吻。唇内空气被掠夺,双方一阵谁都不愿退让的口舌之争终是画上句号。

“喂,今天是我生日。凯警官,给个祝福。”是毋庸置疑的语气,我口中还漫着一股血味,刚刚的一阵唇齿之战令我大口的喘息这空气,双眸微眯冷哼一声,嘴角略微上扬,毫不示弱的看着对方。

“好啊。那我祝你去死,愿你永世受苦。”

原创(真

#原创。存梗
“何为等待?”
“时光,摩娑,终是不忘。”
“可否具体?”
“原地,不弃,自始至终。”
“可否再具体?”
“梦卿,似卿,兀自念想。”
“仍是不解?”
“不变,等你。”

画不出凯佬美貌,告辞!

贺粉式点文

明明上次贺粉还是30而且还没写完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百了(笑容突然结冰)这次啊,我就,保个证我不会拖太久对吧,啊毕竟我。我。我这个人很拖拉。就,评论区抽三个天使来写吧—好吧就这样。希望还能有更多天使来找我玩——